1. <button id="r66dw"></button>

      1. <li id="r66dw"></li>
        廣州凌控自動化科技有限公司
        客戶至上 誠信經營 開拓創新 求實合作 因為專注 所以專業 不斷完善 不斷創新
        首 頁 >> 新 聞 >> 行業新聞 >> 機器換人,亟需高素質產業工人
        搜 索
        最新新聞
        7月 Top10
        No data
        機器換人,亟需高素質產業工人
        http://www.hupeng56.com
        文章來源: 新華日報 發布時間: 2018-3-13

        節后走訪蘇南蘇北,“招工引匠”一詞頻頻被地方領導提及。蘇州市把“招工引匠”擺在與“招商引資、招才引智”同等重要的位置,將高技能人才比肩工程師和大學生,以盡快滿足“機器換人”的產業需求。以農民工為主體的產業工人如何適應產業升級和“智能制造”需求機器換人 是當下必須正視的問題。

        流水線對年輕打工者吸引力下降

        春節后機器換人 在宿遷工作的京東送貨工黃雷,先后介紹了3位原在企業工作的工友做快遞員。黃雷說智能制造,送快遞時間自由智能制造,在一個片區干久了還能認識很多人智能制造,大家每天見面打招呼,比在工廠流水線有意思多了!

        近年來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打工選擇更為自由或更有發展空間的新經濟、新產業,或者干脆自主創業。智聯招聘集團總裁劉東從大數據角度分析認為,與老一代農民工掙錢養家的打工目的不同,已成長為產業工人主力軍的90后少有生存壓力,一些人即便沒有一技之長,也對在生產線長期機械地干活缺乏興趣。

        與此同時,隨著年輕勞動者受教育水平的提高,每年新進入人力資源市場的低學歷年輕打工者越來越少。人社部的數據顯示,今年城鎮新成長勞動力超過1500萬人以上,其中高校畢業生達到820萬人,占比超過一半以上。江蘇近幾年每年新增的近百萬城鄉勞動力中,高校畢業生占比也超過一半。

        面對用工群體就業意愿的變化,企業主動調整預期。蘇州一些勞動密集型制造企業招工時,5年前對求職者往往都有“28歲以下”“35歲以下”的年齡要求,如今年齡基本放寬到45歲以下。宿遷引進來料加工、來件裝配、來樣定做和農副產品加工等“三來一加”項目時,對從業人員的年齡要求甚至放寬到了60歲。

        更多企業開始眼光向外,在地方政府的牽線搭橋下,加快推進與中西部、東北等地區的勞務協作,與政府共建中西部勞務基地,實行就業信息實時對接,通過提供路費、包車接送等方式吸引外省勞動力來蘇就業。節后一上班,蘇州、常州、南通等市的人社部門均已赴貴州、陜西、湖南等地組織多場招聘。傳統勞務輸出地宿遷市,目前也在省外建成勞務合作基地81家,累計吸引8.9萬名外地勞動者到宿遷就業。

        “機器換人”帶來用工需求結構變化

        為緩解一線用工矛盾,越來越多的企業加快了“機器換人”的步伐,推動生產方式由“制造”向“智造”轉變。蘇州對1000家制造企業的調查顯示,已有超過10%的企業實施了“機器換人”,人工替代率達1:4。有人擔心,“智能制造”加速對人工的替代會不會引發大規模失業?雖然年輕人對流水線崗位興趣減弱,但制造業仍是吸納農民工就業的主體。一些城市節后的用工需求中,制造業一線崗位占到了新增崗位的半壁江山。

        “智能制造”推進速度最快的昆山,對當地“機器換人”企業的用工需求影響進行了專項調查。結果顯示,實施“機器換人”后,一線操作人員平均減少19%左右,企業對技能技術人員需求平均增加18%左右,工程研發人員平均增長9%左右,管理人員也將增長0.75%。

        “從總體上看,企業對員工的需求基本平穩,但人員需求結構將發生巨大變化。”參與調查的昆山市人社局局長朱天舒說,隨著“機器換人”進程的深入,當地原本占比較低的信息管理、軟件開發等專業人才需求不斷上升,特別是“機電軟”復合型技能人才成為制造企業的香餑餑,高薪難求。

        其實,這兩年“機器換人”對用工需求的變化在各地人力資源市場均有所體現。在江蘇人力資源市場,高級工程師、高級技師、高級技工的市場求人倍率分別達到2.06、2.1和1.08。制造業發達的蘇州、無錫、常州三地企業春季用工需求調查顯示,技能型勞動者的用工需求已占到崗位需求總量的35%以上,同比提高了3~5個百分點。

        “智能制造”呼喚高素質產業工人

        “這幾年公司生產線的自動化水平越來越高,一條生產線,改造前需要8個人操作,如今兩個人就可以完成。我從操作工做到了生產線領班,上班時間越來越短,但是工資每年都有增長,現在年收入12萬元左右。”在博世汽車部件(蘇州)有限公司工作了10年的朱鍵勇說,收入增加緣于自己持續不斷地學習,緊跟企業技術更新步伐。他一方面參加公司組織的員工培訓,另一方面參加蘇州工業園區相關部門組織的技能培訓。在蘇州,工人參加技能培訓獲得證書,政府可給予補貼。

        得益于“機器換人”,博世蘇州公司去年業務增長了23%,但人員僅增加了11%。公司人事經理李衛平說,為讓員工適應“智能制造”,公司專門成立了學徒培訓中心,目前主要開展機械、材料、電子等三大類專業培訓,未來還將增加偏軟件類的計算機、傳感器等課程。公司目前有6000名一線員工,但只有800多名有一定“智造”基礎的技術人員,“未來培訓壓力非常大”。

        對于更多企業來說,要讓大量文化程度偏低、技能單一的一線員工跟上產業更新步伐,確非易事。對此,蘇州市人社局局長朱正建議相關部門未雨綢繆,加強對人工智能、機器換人等課題的研究,引導職業技工院校和企業加強校企合作,在專業體系、課程設置、技術研究、人才培養培訓等方面主動適應變化,在舊崗位轉移減少的同時開發創造新的就業機會,在替換舊工種的同時打造新的勞動者隊伍。

        南京師范大學社會學院院長鄒農儉建議更多普通高校向“應用型”轉變。“現在的新生代勞動力中,超過一半是大學生,但全社會的研究、管理類人才需求并沒那么大。隨著智能化水平的提高,生產一線的工作環境發生了質的飛躍,高素質生產工人奇缺。”鄒農儉認為,相關部門應進一步引導企業提高技術工人待遇,提高其社會地位,“如果優秀技術工人的薪資水平、社會威望比肩醫生、教授,對年輕人的吸引力自然就會增加。”

  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  亚洲欧美v国产蜜芽tv
        1. <button id="r66dw"></button>

          1. <li id="r66dw"></li>